《光环》上古编年史

由于光环的故事还在更新,所以本文只涉及目前已知宇宙所发生的事件。

年代无法追溯-“先驱”到来(Precursor era)

“先驱”是一个上古时期的超级文明,起源于银河系之外。目前关于“先驱”的大部分资料都来自先行者的记录,祂们来到银河系的时间以及真正目的都还是个谜,不过可以确定银河系内绝大多数星系的生命起源都和“先驱”有关(可能是某种伟大实验的一部分)。

作为超意识生物(transsentient),“先驱”的文明水准远远超出传统智慧生物的想象,祂们没有固定的物理形态,能够按照认为合适的方式呈现出不同的形状(小说中描写“先驱”样子是身高15米的多肢生物,但这只是祂们的形态之一);祂们甚至可以让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死去,不断进化躯体以适应新的环境需求。

“先驱”的存在基于一种被称为神经物理学的元技术机制。根据神经物理学的哲学观点,宇宙本身就是一个有生命的实体,所以在某种意义上,先驱可以看作是宇宙意志的衍生。

公元前1100万年 先行者-先驱战争(Forerunner-Precursor war)

数亿年间,“先驱”在银河系内几百万个星系中播撒生命(其中也包括地球),创造出各种各样的文明形态。随着时间的推移,祂们想要挑选一个合适的文明继承自己的“衣钵”(Mantle),继续在银河系内播种和改造生命(不过只要“先驱”评估某个文明与“衣钵”的原则相违背,就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消灭)。

最终一个位于Ghibalb星区的类人型种族被“先驱”纳入考察范围,他们就是后来的先行者(Forerunner)。虽然先行者已经形成了高度发达的星际文明,但是“先驱”还是出于某种原因没有选择他们。这让先行者当中的精英们感到不安,他们可能事先察觉到了“先驱”的企图,为了避免被后者消灭,抢先出手发动突袭,重创了自己的造物主,迫使“先驱”暂时撤离了银河系。

其实“先驱”的文明水准远远高出先行者一大截,不过究竟是什么让祂们几乎放弃抵抗目前还是个迷。有一种说法认为可能是先行者的背叛对“先驱”造成极大震撼,迫使祂们重新审视“衣钵”的意义,而主动撤离了银河系。

公元前900万-100万年 洪魔(the Flood)

少数幸存的“先驱”撤离到位于大麦哲伦星云的卡索娜之路,祂们大多都处于休眠状态,有些则裂解成分子尘埃(用于重组成新的躯体)。在数百万年的时间里,有些分子尘埃会形成突变而带有缺陷,无法重组为新的躯体,反而可能导致与之接触的生命出现疯狂的突变。

为了报复先行者的背叛,一名“先驱”选择吸收那些变异的粉末,并借助强大的生物技术将自身转化成散播寄生孢子的原基(Primordial),遭到孢子感染的智能生物最终会形成肢体退化的寄生体,被后来的文明称为“洪魔”,而原基也将自己的意识与洪魔的集体意识相互叠加,诞生了“上古尸脑兽”(Gravemind)。

公元前15万年-古代联盟

“先驱”早前散播的生命之种最后一次演化出成果,古人类(Ancient humanity)在地球上出现并迅速演化出先进的文明系统。随着他们向猎户座悬臂外围的迁扩张渐深入,人类在查姆·哈克星(Charum Hakkor)发现了大量先驱遗迹,这些遗迹间接帮助了人类的科技进步。虽然古人类的科技水准还无法匹敌先行者,但是经过几轮扩张和一些无关痛痒的征服战争,古人类帝国与周边星系的圣西姆人(先知)结成联盟,开始逐渐威胁到先行者的疆域。

公元前11万年-第一次洪魔战争

古人类的边缘殖民地发现了数艘无人驾驶的外星飞船,除了飞船本身具有无法理解的高超科技之外,人类还在上面发现了无数使用玻璃桶装载的干燥粉末。严格的隔离检测证实这些粉末对人无害,还可以让当时人们钟爱的宠物佩鲁兽(Pheru)更加驯服,所以这些不明粉末很快就在一些边缘殖民地流行开来。

人们并不知道那些粉末会缓慢地改变佩鲁兽的遗传基因,几个世纪后,这些佩鲁兽的后代变得狂暴并开始无差别地袭击人类和圣西姆人,受害者不久后出现变异再以同样的方式袭击健康者。要命的是,变异体还可以使用飞船跨星系传播这种“瘟疫”。

刚开始,人类-先知联盟并不清楚他们要对付的是一种怎样的生物体,直到一队探险者在一颗荒芜星球上发现了原基,他们将其转移至帝国首都查姆·哈克进行研究,与之沟通后才知道关于洪魔起源的真相。

经过漫长的战争,人类的科学家终于找到一种对付洪魔的办法,他们打算牺牲一部分个体,认为修改他们的基因,这些被修改了基因的人类可以被孢子吸附,但无法被同化成感染体,相当于在人类社会筑起一道免疫墙。也正是凭借这个策略,人类-先知联盟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将洪魔从自己的地盘赶了出去,似乎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公元前109,000年 先行者战争

洪魔爆发之初,“联盟”原本打算照会邻近的先行者,通知他们提前做好准备防御这种危险的“传染病”。不过先行者决策层并没有理会,认为洪魔只是对方虚构出来的骇人故事。再加上洪魔爆发的路径出奇的诡异,只在联盟的星区传染,更是让先行者笃信那是联盟掩盖其扩张计划的骗局(虽然有几名先行者高层充分了解到洪魔的威胁,并私下应对的策略,不过对大局没有影响)。

为了抵抗洪魔,古人类被迫在境内实施焦土政策,导致境内的资源逐渐陷入枯竭。而庞大的战争消耗让他们不得不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外寻找可用的资源,在陆续侵占了好几个先行者境内的资源星系之后,终于招至了先行者的全面反击。

这个时候洪魔战争其实还没有完全结束,人类-先知联盟相当于两线作战,虽然之后洪魔突然神秘褪去,联盟还是无力抵挡先行者舰队强大的攻势。战争持续了大约50年,整个人类-先知联盟遭到瓦解,几乎所有的上层精英都被消灭殆尽。先行者这边也同样付出了惨痛代价,内部的武士阶级几乎全灭,所以获胜后先行者高层一度有彻底灭绝古人类的打算。不过这一动议遭到智库长(The Librarian)否决,认为这有悖“衣钵”原则。

最终的结果是人类必须完全“去技术化”,只有少数人被允许在消除智力后(逆进化过程)回到他们的诞生地-地球,以原始状态继续生活(人类后来的再次崛起跟智库长悄悄植入的GEAS基因有关)。人类的盟友圣西姆人待遇稍好,没有遭受类似的命运,不过也被先行者的舰队严密限制在自己的星区。

尽管此后智库长一直在研究古人类的典籍,但始终未能找到治疗或者抵御洪魔感染的方法。最后先行者意识到,洪魔可能根本没有被击退,只是主动后撤;它们真正的目标也不是古人类和先知,而是要消灭背叛了“先驱”的先行者。

公元前101,000年 环带阵列(Halo Array)

鉴于人类-先知联盟的传统海军战术在对抗洪魔时显得尤为力不从心,为了避免重蹈覆辙,先行者高层决定启动一个叫做“全面消杀协议”的后备方案,也就是在封控失效的时候对遭到感染的星区进行彻底消杀,达到将洪魔“饿死”的目的。

于是“大架构师”法伯(Faber)在先行者议会的授权下,着手建造一款史无前例的武器系统,可以摧毁作战半径内所有智慧生命体的神经系统,也就是后来的“环带阵列”。工程耗时数千年,直到公元前98,445年才全部竣工,整个阵列总共有18个环带装置,其中在大方舟(greater Ark)建造了12个直径3万公里的环带,后来法伯又在小方舟(lesser Ark)秘密建造了6个直径1万公里的新环带。

每一个环带都可以从方舟上控制并单独启动,激活时会释放出一系列交叉相位的大质量中微子,以超光速向四周延伸,足以杀灭25,000光年范围内一切拥有复杂神经系统的生命体(微生物、真菌、藻类、苔藓和传统植物不会受到影响)。区别在于大环带只能发射定向脉冲,而较小的新环带则是全向的。

虽然先行者背叛了先驱,但是他们始终将自己视作先驱文明的继承人,并且严格遵循后者的“衣钵”原则,所以先行者内部对于使用环带阵列有大量反对的声音,不过议会还是强行批准了这项工程,并且承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启动阵列。

公元前100,900年 环带保护区

智库长在先行者议会援引了“衣钵”原则,声称建设中的环带应被用作生物保护区,用于保存没有遭到感染的生物样本。后经议会批准,同意在建设环带的过程中追加建造基本的环境系统。负责工程建设的“大架构师”法伯也同意这个方案,不过他实际上打算利用那些生物标本进行一系列洪魔感染实验。

公元前100,740年-偏见之僧

为了更精确地控制环带阵列,“大架构师”法伯和宣教士(武士阶级领袖)共同领导开发了一款“竞争者级”人工智能,命名为“偏见之僧”(Mendicant Bias)。此后“偏见之僧”的权限越来越大,逐步接管了绝大多数先行者的防御系统。

公元前97,745年-第二次洪魔战争

由于先行者的武士阶级几乎在与人类-先知联盟的战争中消耗殆尽,代表强力部门的军团统帅宣教士 (The Didact)在议会逐渐被边缘化,再加上和平的环境催生出一些极端思想,先行者议会被缺乏军事能力的“大架构师”法伯把持,以至于洪魔再次到来时,先行者几乎没有什么还手之力。

而消失了将近一万多年后,洪魔再次出现在先行者控制的一颗边缘殖民地行星,即使海军对星球表面展开轨道轰炸,也依旧无法阻止洪魔在整个星球上蔓延,甚至很快就被洪魔控制的大量民用船只突破封锁线,向周围的星区扩散。此后先行者议会尝试了多种方法都无法有效控制洪魔的传播,无奈只能收缩战线,让自己的海军舰队在核心星区严防死守,总算暂时缓解了洪魔的势头,不过代价是损失了所有12个外围星区。

公元前97,495年

洪魔战争爆发200多年后,双方进入相持阶段。虽然海军构筑的防线有效地阻隔了洪魔的感染路线,但是先行者议会认为这无法成为他们的长期战略,所以授权对初具规模的环带阵列展开第一轮实战测试。“偏见之僧”控制07号装置对古人类帝国的都城查姆·哈克进行了一次低功率发射。试验本身比较顺利,不过还引发了一个意外的后果,关押在查姆·哈克地下研究所的原基没有被光环阵列的能量杀死,反而因此获释。在星球轨道上评估测试结果的“偏见之僧”发现了出逃的原基,将其带上07号装置加以研究。

虽然先行者的研究团队认为“上古尸脑兽”可能与洪魔存在一定程度的联系,但他们始终无法获得进一步的研究成果,所以议会授权“偏见之僧”对后者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审讯。出人意料的是,“偏见之僧”在审讯过程中被“上古尸脑兽”的逻辑说服(先行者自作主张接手“衣钵”的举动让银河系的进化陷于停滞,只有彻底毁灭先行者才能让银河系的物种继续进化)。因此“偏见之僧”转向效忠新的主人,不久之后它们便带着07号装置折跃离开了先行者的控制范围,事后证明,“偏见之僧”的背叛对于先行者来说是致命的。

公元前97,490年

智库长的环带保护区一直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她试图为圣西姆人/先知建立索引时,后者似乎曲解了她的意图,随即引发了一场叛乱。“大架构师”法伯藉此机会在圣西姆人的母星真主国星(Janjur Qom)进行了环带阵列的又一次实战测试,瞬间消灭了星球上的数十亿圣西姆人,只有少数人被智库长带到00号装置上,这个种族才得以留存(这也是后来的先知们异常执着地想要找到光环阵列的原因)。

“大架构师”法伯因为在缺乏议会批准的情况下使用环带阵列而犯下种族灭绝罪,权力遭到罢免。此次事件也导致先行者议会对动用“光环”的合法性产生怀疑,甚至打算退役剩余的11个环带阵列。

公元前97,452年

失踪多年的超级AI“偏见之僧”带着07号装置以及大量洪魔开始了新一轮的进攻,尽管海军舰队殊死抵抗,07号装置依旧在先行者首都行星附近发射,几乎将先行者领导层全灭,少数在宣教士的领导下聚集在大方舟继续抵抗。集中在首都附近等待退役的光环阵列也遭到破坏,只有一个被折跃到安全区域。

虽然先行者的研究团队认为原基可能与洪魔存在一定程度的联系,但他们始终无法获得进一步的研究成果,所以议会授权“偏见之僧”对后者进行更深入的研究和审讯。出人意料的是,“偏见之僧”在审讯过程中被原基的逻辑说服(先行者自作主张接手“衣钵”的举动让银河系的进化陷于停滞,只有彻底毁灭先行者才能让银河系的物种继续进化)。因此“偏见之僧”转向效忠新的主人,不久之后它们便带着07号装置折跃离开了先行者的控制范围,事后证明,“偏见之僧”的背叛对于先行者来说是致命的。

公元前97,400年

洪魔战争逼近最后阶段,先行者议会被逼无奈恢复了“大架构师”法伯的地位,后者透露还有六个较小的环带阵列可供实施“全面消杀协议”。为了替小环带阵列的启动争取时间,智库长前往地球广播了一个假信息,将洪魔的注意力引向那里,但是她自己来不及撤退,在乞力马扎罗山下等待最后时刻的来临。

随着环带阵列被成功启动,除了那些保存在方舟上的样本和盾世界里的生物,银河系里包括洪魔在内的所有生命体被尽数杀灭,第二次洪魔战争结束。

公元前97,200年 重生

洪魔的威胁暂时消退(尚未彻底灭绝,只是失去领导而陷入混乱),方舟上保存着的生物样本被剩余的先行者和他们的机器人带回了各自的诞生地,重新引入当地的生态系统。

尽管智库长和她领导的生命工程尽了最大努力,但是无奈时间和资源有限,还没有开展大规模的索引战争就已经爆发。在许多行星上,生命工程必须优先考虑拯救哪些物种:例如地球只有千分之一的大型物种被建立索引。再加上大方舟和欧米茄光环上的保护区在战争中遭到破坏,实际存活下来的生物样本数量更加稀少,此后很长一段时间被称为银河系的黑暗时代。

由于对未能传承“衣钵”感到内疚,先行者们在完成所有生物样本的播种之后,大约在公元前9万年离开了银河系,发誓不再干预其他种族的繁衍。留在地球上的新人类虽然还处于原始状态,但他们体内的特殊基因让“衣钵”得以继续传承,就像数百万年前先驱希望的那样......

0
微信公众号: